• 5228阅读
  • 1回复

[游记共赏]怒江,与神共度一个平安夜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发帖
124
精华
18
金币
721
加入
2017-08-28
职务

爱上旅游 版主

 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8-02-28 15:08:54
得知怒江,并生出想要在这里过圣诞节的念头,其实是个很偶然的情况。
因为对丙中洛的好奇而认识了怒江,因为怒江而读到“四季桶”老师的一系列旧作,因为“四季桶”老师而了解了怒江的天主教、傈僳语四声部合唱、“废城”知子罗、溜索,甚至于傈僳族男女共浴的“澡堂会”,越发好奇和向往,才借着圣诞节的机会一探究竟。

原本对于宗教就有着很浓却又泛泛的兴趣,11月走滇藏线的时候途经盐井——这里有着藏区内唯一的一个天主教堂,聆听了当地人用藏语做礼拜、唱赞歌后,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这种奇怪而神圣的感觉。而怒江这里,大大小小的教堂分布在各个县乡,甚至有些山上的小村子里都有座教堂供村民礼拜。
[attachment=2406428]

[attachment=2406429]

“知子罗:1949年为碧江县城,碧江县政治、经济中心。20世纪60年代,一度成为怒江州的重要中心,后为州府所在地。1974年,怒江州州府迁往六库;1986年,碧江县撤销,知子罗人去城空。”
直到来了这里我才忽然回想起,来之前做的功课上说知子罗是原怒江州州府,只是因为地势不佳,雨水多时会有泥石流塌方的危险才不得已迁往六库。自古以来知子罗就是怒江峡谷中仅有的几个热闹集市之一。居住在高山之巅的傈僳族是乌蛮部落的后裔,“知子罗”是傈僳语,意思是“好地方”。可惜现在,只是座记忆中的城市了。
[attachment=2406430]

[attachment=2406431]

知子罗是怒江之行给我感触最深的地方,这个被遗弃的记忆之城仍然没有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,而是保持当年的那个模样,静看人来人往。
12月24日圣诞前夜这天,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,迪麻洛和白汉洛。
其实说起来,这两个村子虽然比老姆登更原始,但圣诞节并没有老姆登那么热闹,迪麻洛教堂也很简陋一点也不漂亮,白汉洛更是隐藏在山里要徒步两个小时才能到,但我对白汉洛始终念念不忘,因为看过“四季桶”老师的文章,他写道《最后的马帮》纪录片中唯一的女人格达娜,家就在白汉洛,这个悍勇的女人我很佩服她。
算是怒江之行看到的最简陋教堂了,我来的时候村里人一直打扫卫生和布置教堂,小孩子们就在外面玩,拍了很多他们的照片。



城里的圣诞节也许对大多数人而言只是一顿烛光晚餐,但在山中确是那么热闹的一天一夜。下午到迪麻洛的时候围观村民布置教堂,全村人几乎都在忙碌的准备各种雕像、打扫卫生、摆花、悬挂起崭新的灯和旗子,热闹的像我们过年一样,听说到了午夜零点时还会放花。还有人在烧火煮酒,为晚上的狂欢做准备。
小孩子们自然是在玩耍,不停的跑到我的镜头里,摆着各种各样搞怪的pose,还知道找我要糖吃。这样的感觉让我无比安逸而柔软。


发帖
1970
精华
0
金币
4622
加入
2017-02-18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8-03-01 09:26:32
  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