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51阅读
  • 6回复

[我经历的]【丝唛日记】在别人的故事与文字里,看到自己的影子——2018年1月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丝唛花坊 (女)
发帖
877
精华
34
金币
0
加入
2014-12-03
 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8-01-31 20:55:12
2018年1月1日 #P}n+w_@  
%Ul,9qG+  
%$o[,13=  
四点多起个夜,就再也睡不进去了,2018的第一个早晨,就是这样苏醒的,连个梦都没做,就睁眼儿了! |H^v8^%>zm  

Oj%5FUP~[%  
/2=9i84  
Wm"#"l 4  
T`]%$$1s  
,Il) tH  
' #=n>  
3p HI+a  
7DK}c]js  
2018年1月2日 (fl$$$  
3D@3jyo:  
"pK<d~Wu  
第一次,是她的,也是我的。 [+b8 !'|&  
=EYgck;)  
_>`9]6\&  
我说,我的前半生什么都经历过了,后半生就交给你了。 0%&}wU jV  
;J+iwS*Z  
4,:I{P_>6B  
做你第一个人体模特,带着勇气,剩下的就是感受你进步的每个下手的过程,大大咧咧的女汗子后半生也做起精细的活儿了,挺好。 &Lzd*}7  

4Lk<5Ho  
i;]0>g4  

-lfDoNRhQ  
(m! kg  
C"5P7F{  
PPG +~.7  
.7Yox1,  
]CcRI|g}  
xa]yq%  
X8*~Cf73u  
2018年1月3日 lAo~w  
T<Y*();Zo  
4*f+np  
这个字的解释,没毛病+完美~~~ W-r^ME  

-"'+#9{h  
q!U$\Q&  
+U ziO#D  
R%}<z*~NE@  
+$>aT (q  
v]Pyz<+  
G!C }ULq  
$u ,6x~>  
2018年1月4日 lcpiCZ  
7;TMxO=bra  
a"O;DYh  
梦。 NM:$Q<n  
DEkv,e  
JBc*m  
本来在帮同学们整理教室堆的棉服和水杯,他们在上课,有老师在讲着,我自己收拾着,似乎是一条坡路,教室在坡的中间区域。 32aI0CT  
{y5 L  
"v0bdaQH3  
我延着墙面码放整齐,就走出教室,走到坡的上方,看到另一个同学用拉货的小平板拉车搬运大盆栽,我就和他说话闲谈几句,他说叫我陪他一起去送(家里),然后再把我送回来,跨区域的,需要走高速的路程,我说好啊。 { )b  
abS~'r14  
FhBV.,bU,m  
说完,我就回头,远远看着坡下方,想看看我整理好的区域,没看见,就顺路往下走,到了大概中间的位置,看到了,可原来上课的同学们和老师都没有了,很安静,一个人的影子也不存在,空荡荡的操场和教室。 9L-jlAo<  
Ex]Ku  
_XY(Qd  
再顺路走到坡下,忽然有很多人,在一个小区出口的马路牙子两边,摆满了鲜花的花束和花篮,以百合菊花为主的纯白色系,琳琅满目于眼前,感觉是在应景售卖。 |"Zf0G  
K@[Hej6d  
0'A"]6  
走近一看,是我认识的花店同行,他们家所有人包括员工都分开在两边或坐或站,我就好奇问“又过什么节啊?这么多花?这个阵势?”,因为跟一个小伙子比较熟,他在小区大门口的左侧(我的眼前右手边)道牙子下,坐的椅子上,一副看摊位的姿势,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方。 Ug0c0z!b  
jbZ TlG  
b[:m[^  
他说“你不知道啊?有个大人物走了!”并用手指向他脑袋后面的上方,我顺势仰望,一个居民楼的楼体,悬挂了一大幅黑框的黑白正照,还有一台大吊车在停着,像是施工挂照片的,因为楼是面向南的,我站的位置是楼的另一侧,似乎是东,所以不能正向看,我问“是谁啊?”,他说“叫bu ke”,听此音的名字,我也不认识,他又补充说“你等这两天再看看,会有俩外宾都来的,阵势会更大”,我说“不行啊,我这两天要出去一趟,看不了了”。 )Ac evEHB  
cg]Gt1SU  
uR2|> m  
~~“小伟伟,小伟伟”被老婆儿叫醒了~~ b=sY%(2s  
(4q/LuP^d  
+{;wOQ.  
醒了,就百度搜“布克”,听其音,想像成应该是的字,还真有这样一个人,原籍山东,逝世于07年的1月。 s 8K.A~5 w  

jzpDKc%  
6/g 82kqpk  
t&x\@p9  
862rol  
rzie_)a Y%  
+]wM$bP  
-Mrt%1g  
[P~7kNFOh  
2018年1月4日 M(\{U"%@?  
YE*|KL^  
byt$Wqdl  
观摩一下,什么叫撒谎的“距离”感~~~谎言坐了两次“飞机” ~~~ m-~3c]pA  

4IY|<  
ct,;V/Dx  

g<^A (zM  
gWjr|m<  

/4 Kd  
x _-V{ k  

P =Q+VIP&  
lqrI*@>Tz  
/G]/zlUE  
2PeMt^  
* Z)j"i  
GJS(  
oXk6,b"  
{!? M!/d  
2018年1月9日 >;j&]]-&  
as/PM"  
QH7 GEj]  
我的上午场,“收工”了! m&q0 _nay  

6 q`)%"4k  
2Rwd\e.z  

Cq<Lj  
{/5aF_0D.  

Q qj9o2  
E&t8nlTx  

Ax=)J{4v  
EAWBgOO8iC  
A{)pzV25  
sEfT#$ a^8  
GZx*A S]+  
OA}; pQ9QN  
f9y+-GhaD  
{=&( { cS  
我的中午场,“填满”了! Dz2Z (EXI~  

j bT{K|d-  
:?ZrD,D  

tZg)VJQys  
S{MB$JA  
H13\8Te{  
p NQ7uy  
E|RC|Sz=u  
mv,a>Cvs[  
bV'r9&[_6  
(igB'S5wf  
我的下午场,“美眉”了! ld|GY>rH  

d>MDC . j  
w03Ur4>T  

e_!Z-#\J%  
Vep 41\g^  

=\)zb'\=d  
q&6|uV])H  

>6WZSw/Hq  
B2LXF3#/  
pJl/d;Cyrb  
v}AjW%rB  
^ )!eiM   
a[rb-Z  
)ryP K"V  
;0 +Dx~  
我的晚上场,“玩耍”了! XMP4YWuVc  

1!U:M8T|  
-U_,RMw~  

.ej+?QYwC  
!z2xm3s{]p  

Y+$]N:\F\  
([rSYKpi  

}?6;;d#  
GCw4sb4~w  

Tw*p^rU  
1#AxFdm1  

!.pcldx  
\WdSj  
[此帖被丝唛花坊在2018-01-31 21:40重新编辑]
丝唛花坊 (女) [楼主]
发帖
877
精华
34
金币
0
加入
2014-12-03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8-01-31 20:55:24
2018年1月10日 FO_}9<s  
y4p"LD5%^  
hkb\ GcOj  
天下雪了,我下山了~~ i7h^L)M  

AhOBbss]q  
M=;csazN  

oi7k#^  
F3!@|/<w  

@aUNyyVP  
z$%8'  
(9aOET>GG  
-YQS\@?  
=#9#unvE!  
zFO0l).  
-nC&t~sD  
!] uB4  
有白玫瑰的下雪天~~ fmv:vs /9  

,{q#U3  
ti9e(Jt!O  

z-We>KX  
|-\anby<  

cW0\f5[/  
Y)]VlV!`  
NkBvN\CQ  
< #M1I!R  
ZR3,dW6S  
k CGb~+  
MYara;k  
^znUf4N1  
我眼里的“雪”和我脚下的“雪”。 EmUn&p%hI  
]SU)L5Dt;  
!*&5O~dfN  
怀抱塑料袋套着的一大捧花材,里面还用泡沫海绵裹的一层,每次遇上这样的天气,都要像孩子一样对待,怕风吹,怕冻着~~~ $X)|`$#pL#  
~$4(|Fq/  
|/l] ]+  
站在公交车站点的马路牙子上,时不时回头张望,我期待的那个方向。 iY@}Q "  
m)<+?Bv y  
vS5}OV  
车棚下的椅子上,有两个捆绑好的黄色大麻袋,分隔的距离,上方横躺着一根四四方方的长木条,看上去很有硬度,足以挑起有份量的行囊,两端伸进麻袋的绳子缝隙里。 (oy@j{G)c6  
l 7dm@S  
=d5;F`m  
一旁,还有绿色暖瓶放在塑料脸盆的正中 央,黄黄的宽胶带将它缠了好多圈儿,又延伸到脸盆两端的底部,某种安全感油然而生了。 _$IWr)8f  
!+@70|gFF  
b&h'>(  
站点的画面里,除了我,还有一位靠近电子站牌的男人,也是车棚下那些物件的主人,他在端量滚动的车辆信息。 ?F[_5ls|]  
oupWzjo  
<`vXyPA6  
不经意间,他从我的身后走向身前,问“是不是12路经过那个车站啊?就是客运站,52路也到吧?”,他还跟我含蓄地解释“没怎么出过门儿,不懂的”,看上去五十多,穿着旧式的黑皮夹克,戴着褐灰色的线帽子,我回“到,你就坐12路,就行,直接终点站,别的车,下车还要走一小段,12路车还多,一会儿就有”,他说“好”。  8(K:2  
X!z-J>  
o!+'< IQ'  
天太冷,风太寒,下雪的路太滑,不希望他长时间的等待,不希望他走太多的路,也不希望他记忆太多对他而言不需要的信息。 ET9tn1  
mk~CE  
#M  w70@6  
车来了,我回头喊着告诉,他赶紧拎起那些陪伴他“回家”的物品,与我一前一后地上了车。 .b p#YU,m  
m2(}$z3e  
)^qXjF  
又到了,很多人都要一年才能“回一次家”的那个特别日子了。 Fng  

*(r9c(xa  
lbovwj  

gfAWN  
;2g.X(Ra  

5D7 L)>  
0~$9z+S  

lj&\F|-i  
Kzq^f=p  

C "@>NC _  
sxF2ku4A  

8lqmd1v  
Zi}h\R a  
KV;q}EyG  
Sb2_&5  
RfvvX$  
; t9_*)[  
*zweZG8:  
R7z @y o  
2018年1月12日 u|$HA>F[  
^2rj);{V  
Er@x rhH  
昨晚躺在被窝,安静地看着手机的新闻,忽然间剧情就突兀了,心脏区域疼得不敢动弹,不能做常规性的呼吸~~~那一瞬间,特别有打个120的冲动,感觉谁都救不了自己,再喘一下就会嘎嘣儿于这个世界了~~~ *!`&+w  
CfrO1iF  
VK*H1EH1  
此时,百度下症状的共鸣,真有一模一样的情形与心理产生的同感。 Xqm ?@JN  

J7{D6@yLS  
p(GI02|n  

&_;=]t s  
M+ <SSi"  

Gb[J3:.  
v4rO 0y=C  
lAA6tlc#C  
q$v0sTk0Y  
=(TMcu$4`  
i}>EGmv m  
n>Oze7hVY  
门前的那一朵小花苞,成长于冬天,迎着暴风雪,依然随性随心地绽放了,不惧天寒地冻~~~ NF |[j=?  
#Cs/.(<  

&*O'qOO<2  
Ipz U=+ h  
- 9+$z|K  
|p*cI @  
u"hr4+/  
XHgW9;M!  
2,I]H'}^  
_hJ+8B^`  
寻个特别的角落,欣赏散落的“雪花”。 c1_Zi  

zD8$DG8  
{GT5   

e"sv_$*  
_[&.`jTFn  

@ kv~2m  
' cS| BT  

d<=!*#q;o  
M{)eA<6  

# 7d vT=  
xp3^,x;\X  

PK&&Vu2M  
QRl+7V  

CcV@YST?  
p_n$}z  

G1zP^ogk  
qycf;Kl:6  

oIj/V|ByK  
[此帖被丝唛花坊在2018-01-31 21:09重新编辑]
GYJ j$'  
[此帖被丝唛花坊在2018-01-31 21:41重新编辑]
丝唛花坊 (女) [楼主]
发帖
877
精华
34
金币
0
加入
2014-12-03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8-01-31 20:55:32
2018年1月13日 P]~apMi:  
>bLhCgF:"  
6E)emFkQ  
明天清晨的活儿完工了。 M^89]woC  
要求简约简洁, J,W<vrKOcN  
尽量简约简洁。 D8rg:,'6  
宝宝算是做到了吧

`K%f"by  
#CV;Np  

^uV=|1<%  
+u[^@>_I0  
xlP0?Y1Bl  
_9pcHhJux  
1_=I\zx(  
2018年1月14日 -4;$NiB?  
` P,-NVB  
p.ks jD  
早上六点多的月亮,一瞬间天空就泛了白,站着仰望时,脑子飘过了N个字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~~~ WA?We7m$  

D;Bij=  
_+aMP=H  

=$w QA  
A)5;ae  
"Dt: 8Nf^  
u6t%*''  
Q2)CbH Sz  
)8JfBzR  
~VKuRli|m  
y),yks?iv  
上次,圣诞夜里爬楼,一个屋子里,两个女子~~ KHT RoXt  
k9*6`w  
o..iT:f;n  
这次,周末下午爬楼,一个屋子里,两个男子,收礼物的男子,从顶楼下了两层接应我,然后各自转身,一上一下,只听楼道里传出,另一个男子的笑声,两个人交流分享这份礼物的初来乍到~~ /a .XWfu  

-U BH,U  
W6A-/;S\  

JeXA*U#  
B>kVJK`X  

l:.q1UV  
N hY`_?)  
*-vH64e  
2Kmnt(>  
JYK 4/gJ  
hU~up a<dD  
<9/?+)  
qydRmi  
2018年1月16日 %_L~"E 2e  
g9.y`o}c  
N?{.}-Q  
“怪癖”爱好。  p[8H!=`K  
PiVp(; rtQ  
W}iDT?Qi  
如同有男人喜欢把自己抽过的烟盒留下,身为女人,在某个年龄段,却喜欢把每件衣服的标签留存,也不知为什么就默默地存了很多年,因为购买频率太低,标签数量也没有惊人的画面感。 8=-/0y9,  
_, r6t  
s}93nv*ez  
属于不太喜新厌旧的性情,总是愿意将一件衣服穿很多年,甚至十来年,只要不破不损,都陪伴每个年度的春夏秋冬。 #trb4c{{5  
qy( kb(J  
)4;$; a1  
就是想放弃这个爱好了,留个影像。 c$n`=NI  

2)\g IMt%  
C9j3|]nyL  

*km!<L7Y  
"< $J U@P  
:5-t$^R  
Maw$^Tz,  
3-T"[tCe  
0PdX>h.t  
Swxur+hfH  
PN"=P2e/ 6  
2018年1月18日 X EL~y  
#ULzh&yO  
@#>YU  
香皂花礼盒~~ -\[&<o@/D  

 [KW9J}]  
g/W&Ap;qVL  

V2B: DIpr  
f~R`RBZ]9  

xFj<KvV[  
Fp(-&,L0fc  

sHPK8Wsg  
nj <nW5[  
 5?34<B  
9&"wfN N  
'h#>@v> }  
G2s2i2& 6E  
!F08F>@D  
w\}Q.$@  
年轻男子来取花,跟我商量,“可不可以钱再加一下?”,我说“是不是嫌数儿不好听啊?!”,他内敛的表情淡淡一笑,我回“好啊,随你”。 y;VmA#k`  
g?gF*^_0  
M!b-;{;'  
因为电话里,告诉他团单需要加钱,玫瑰价位一直很高,他说好啊,便问是多少,我说154。 p_EWpSOt7  
) :st-I!o  
l H{~?x  
征得我的同意,便转了155,他心里也安心了,虽然不需要写卡片,我也默默找个迎合气氛的卡片夹个红色心型小夹子附在花束上,算是那多出1元的心意吧。 5`FPv4   

P_F0lO  
+ZJ1> n  
KP xf  
u):Nq<X  
Ewa/6=]LA  
X?z C B  
C5^9D  
G\B:iyKl  
车厢里的一把剪刀和一根大葱,是我无意间发现的。 wl0i3)e:  
rebWXz7  
c{{RP6o/j=  
我每次问开车的男人,都不告诉我,遇上他每次卸完车扫车时,我就愿跟着他去看剪子和葱在不在的,我问他,他总不诠释内涵,敷衍我~~~ bcUa'ZfN<  
AmX ~KK  
j-k]|0ea}  
今天,他从屋子里拿起笤帚和撮子出门扫扫车厢,我又屁颠儿跟着他后面一起出去,他转头看我直笑“你是不是又得出来看?我就知道你得看葱!”,我说“对啊,我盲盲葱在不在了?!”,就像是他给我烙下了一个条件反射的病儿~~~ e8U6D+jY  
@^t1SP p  
G7YBo4v  
他说,是老家拉葱时落下的,我说,那你每次收拾都不清理掉,特味儿放着,并义正言辞地冲他说“我对你的解释很不满意,我不信”,他每次就笑,大概是很无奈我的这份执着,因为他一直否认自己不信那些讲究类的~~~ 4vMjVbr  
Kwo0%2Onkd  
 , D}  
长年送货,天天跑来跑去的面包车里,放着一把剪刀和一棵大葱,而且位置一直是躺在车厢放货的位置的某个角落里,不曾变化过~~~ av>Ff6w)Y  
?/YT,W<c;&  
Dq<!wtFG[  
谁能解释解释,这是么寓意呢?真觉得是哪个大仙儿给出的招儿,还不外传的意境 d:g0XP  

ja%IGaH;s  
vxk~( 3]<)  

Z!z#+G  
u a_(wBipy  
D"<>! ]@(a  
-uhg7N[3  
Id?2(Tg  
a\xf\$Ym  
]owcx=5q%'  
0[92&:c,  
2018年1月19日 ^TqR0a -*  
T1A/>\Ns  
|!xqkmX  
一个喜欢哆啦A梦的女子~~ O6b.oS '-  
一个喜欢粉粉色系的女子~~ Ih%LKFT  

t]XF*fZH  
I^?hVH  

$p\0/  
PcEE@W9  

blmY=/]  
UJ^-T+fut  

1v'|%B;O  
>8EmfjUoc  

cdv0:+[P  
PX5U)  

L YMb)=u]  
G8@LH   
?Vc/mO2X  
FJIo] p  
'&F Pk T:5  
B i`m+ob  
RX ,c4;  
 <xwaFZ  
2018年1月23日 c{\x< AwO  
gezZYP)d  
g)=-%n'RoE  
我说不打电话了,不能直接上去吗?想给她惊喜感。 b/&{:g!B  
2T-3rC)  
[w}KjV/yi  
门卫师傅说不能,便帮着查了电话,一个大本被认真地翻阅查找,我说了个电话,但他似乎在找内部号码,我又提示没有办公室电话吗?~~~ >]/aG!  
xX\A& 9m  
,Ad{ k   
师傅边翻阅,边嘱咐我,你别给她打了哈,别叫她知道~~~ SVi{B*  
S*(n s<L  
%!V=noo  
师傅拿起电话,淡淡地语气说“***在吗?……你下来趟啊,有人找”~~~ I8XU '  
:pGgxO%q  
^dR gYi"(A  
我笑他的语气“大锅,你挺淡定啊……”,师傅依然淡淡地说“嗯,就要和平常的语气一样,才觉不出来”~~ gjPbhY=C[  
o(Q='kK  
f=Kt[|%'e  
挂完电话,师傅再次淡淡地说“你上那个柱子后面趴着,别叫她看见,更惊喜”,我实在忍不住了,在柱子后面直笑~~~ !UX7R\qu|  
 $j'8Z^  
X~rHNRIU  
第一次被门卫师傅“安排剧情”,真搞笑 VRvX^w0  

x}jiHV@=  
fK5iOj'Q  

1zIrU6H2;_  
 m8z414o  

}EJ't io]  
WbHI>tt  

f4+}k GJN  
Z]k+dJ[-  
[此帖被丝唛花坊在2018-01-31 21:27重新编辑]
丝唛花坊 (女) [楼主]
发帖
877
精华
34
金币
0
加入
2014-12-03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8-01-31 20:55:40
2018年1月26日 /=w9bUj5v  
L+LxS|S+M  
r=Z#"68$  
清早八地被拉到银行来“打卡”,闻着各个角落飘来的饭香味儿,等待“上班”~~~ /+l3 BeL  

`au(' xi<  
jCDZ$W89  

_QbLg"O  
{Z 3t0F  

X|K"p(N  
.j:.?v  
79U Th@r}  
/ZqBO*]  
VgtW T`F.I  
 *Dtwr  
cTu7U=%  
u 'DM?mV:-  
“插花演讲”的前奏~~ TU&6\]yF_  

#P.jlpZk  
s `HSTq2  

gYVk5d|8@4  
-CfGWO#Gbx  
Qj5~ lX`W  
1|bu0d\]  
G;_QE<V~_  
;j])h !8X  
!<H[h4g  
#qXE[%  
指导完大妈,大姨,大姐们,我自己默默地玩耍了一下~~~ }M'h 5x  

aDFu!PLB{)  
Qmle0ae  

oEbgyT gB  
^29w @*  

2  *IF  
O(  G|fs  
g9|B-1[  
 Q];gC{I  
^'.=&@i-  
\?c0XD  
NsJt=~  
bq[j4xH0X  
2018年1月27日 xnmIo? hC  
Ni*f1[sI<  
I'2:>44>I6  
熬了个前半夜,修成正果~~ }dw`[{cm  
颁发给优秀员工的一捧捧~~ Z]DO  
Zs<}{`-  
pA%XqG*=Y  
生活往前,故事继续~~ IG0$OtG  

x^Tjs<#  
WJ=DTON  

Yr5A,-s  
G3n* bv  

[Av#Z)R  
1RM;"b/  

x7K   
n"vl%!B  

bi G=4?Xl  
[H;HrwM s)  

]vJZ v"ACn  
JW9^ C  
DrLNY"Zq  
3dfG_a61y  
p8K4^H  
)QE7 $|s  
4[a?. .X  
.w/#S-at  
听说这个孩纸,白天开放,晚上闭合,脱去它的金钟罩铁布衫,以观后效…… wLC!vX.S  

tt%Zwf  
=MDir$1Z  

vzK*1R5  
 G7 >  

F,Y,0f@4U9  
s^ rO I~  

`fh^[Q|4n0  
V#[I/D  

ATCFdtNc  
aSd$;t~  

3{RuR+yi  
r/1:!Vu(  
"}Kvx{L8  
Vd3'dq8/?  
fiz2544  
4*MjDb  
*F*c  
s (|T@g  
偶遇“一面墙”。 s<gZB:~  

@;kw6f:{d  
H=] )o2 1  
26JP<&%L  
E*ybf'  
/:v+:-lU  
<h|XB}s+  
GY<ErS)2  
H `y.jSNi  
2018年1月28日 u':-DgK  
geU-T\1[l  
BT;hW7){9  
“8号铁丝”的脑子。 Y(GH/jw  
)#k*K9[@  
{PgB~|W  
自己提前在店里,用直直的卷尺弯曲比量,接着用计算器按下需相加的数字,因卷尺不太好弯曲下手,索性就一段一段地量数儿,看看计算器显示总结性的数儿后,便拎着铁丝挂钩出门。 O-Hu:KuIf  
pw{3I 2Ix  
k%E9r'Ac  
跟大姨说,要一米四的10根,先裁下一根,我就情不自禁用挂钩滚动比划长短,从一头开始,随着挂钩或短或长的曲里拐弯儿,在一根直直的铁丝上翻着各式跟头滚过去,两只手配合着推动和掐住的姿势,笨拙而缓慢地进行完,咕噜道“怎么这么长?要不,再裁个一米三五……还是一米三吧”。 sv\'XarM  
y[[f?rxz>  
,{:c< W:A]  
又配合着,用卷尺量个一米三的尺寸裁下来,大姨说“这回,你再盲盲,长短是不霍适?”,我拿着曲里拐弯儿的挂钩又在一米三的铁丝上直线式地翻滚,各种转丢儿爬到铁丝另一头,咕噜道“怎么还是长呢?”。 E0[!jZ:c  
我纠结着,还从头比量,按着挂钩的框架继续翻滚,大姨忽然说“你用个绳儿量量,是不好?!再用尺子量绳儿”,瞬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,清醒加感慨“啊!对呀,我脑子是真不行的”,两个人就笑。 _ _cJ+%e  
DLcfOOn1I  
;'l Hw]}O*  
特别是我,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,都可以形容当时的心情起伏,试想大姨目睹我在比划的画面,一次又一次的慢动作,是不是很替我的智商捉急啊? qJ|ByZ.N+  
:J]S+tQ)  
'<~ rV  
随手抓住一旁的绳子,围着走了一圈儿轮廓,终于简单省事精确地出来合适的数字了,再顺利裁下8根,大姨说把那根一米四的也裁好一米三的长度,我说裁下的也一起称称算算,大姨说不用啊不差那点儿的。 j*f%<`2`j  
帮我捆好,并嘱咐我,戴好手套,再拿铁丝,天太冷。我到处找手套,脑袋四处张望,就觉得顺手撂在哪个角落,结果很尴尬地在自己的外套布兜深处掏出来了,赶紧解释下无奈的心情“我真的是老了,脑子越来越不行了”,大姨直笑。 D}'g4Ag  
44FK%TmtF  
)~xL_yW_X  
仿佛,今天早上忘了吃药,就出门了。 UfjLNe}wA  

16/+ O$#y  
`M/=_O3  

_'<V<OjVM!  
Q1EY!AV8  
2A|^6#XN'  
fv$Y&_,5  
{6Lkh  
0/hX3h  
 hh<5?1  
'&#`?\CXX  
2018年1月30日 rt$z&#M  
^;+lsEW  
m)3?hF)  
经区来的男子找我的位置,电话里引导,出门去迎迎他,有辆发动的车,警报声直叫唤~~~ FP<RoA? W  
mN +~fu h  
ms'&.u&<  
我站在巷子里的花坛边儿,挥手示意停车场远处的男子过来时,也转身往回走,警报声持续鸣叫的车内,驾驶的大锅探头于副驾驶的车窗,喊我问我,怎么取消警报?我笑答“我不开车,不知道啊”~~~ )bRe"jxn7  
P`6 T;|VDk  
+#8?y 5~q  
经区来的男子捧花出去,被再次喊住,大锅很尴尬地把着启动的汽车方向盘,呆呆地等待有人“解救”他,可是有解答的了~~~  v'i"Q  
b\NWDH7}  
h Vz%{R"  
响了十多分钟的警报,响到我都怀疑车是不是他的呢?跟车的感情基础太薄弱了。 *bRer[7y  

A Ntp7ad  
-v?,{ ?$0  
7iu?Q  
MV6 %~T  
u/!U/|  
nL!h hseH  
3Gq Js  
pcXY6[#N  
2018月1月31日 QT{$2 7;  
mNN,}nHu  
3U<\y 6/  
2015年送的那位大姨,在院子里邂逅的大姨,因为是外地的外甥送的,大姨就觉得我也是从远道而来的,让我进家里坐会儿,问我吃没吃饭的,给予了我亲人般的礼遇~~~ vb/*ILS  
8+Al+6d|!  
'7o'u]  
次年,外甥提前一周就订好花,临近的两三天,突然告知她住院了,没送成~~~ nV38Mj2U  
HRIf)n&~f  
~-x8@ /   
2018年的今天,也是未过完的2017年阴历年,继续着老人的这份祝福,她又问我“谁送的啊?还是远道而来的吗?”我笑着回她“是啊!”,“进来坐坐吧?”,“不用啊大姨!”~~~ :,rD5a OQ  
zMs]9o  
`%AFKmc^;  
感觉她的生日里,回回有我的出现,欢喜地说几句话,也成了一个缘分。 Ht+ng  

/{YUM~  
f/Km$#xOr  

YS=|y}Q|7d  
g0I<Fan  
w8:F^{  
8yz A W&q  
Hb 'fEo r  
&b,.W; +  
&:=   
.vNfbYH(  
本来觉得一场严重的病情,会让夫与妻在被照顾与照顾的紧密接触中,更促进感情的一次升华~~~ !jY/}M~F1  
u dtsq"U_%  
G&:[G>iSm^  
万万没想到,病的夫一直埋怨床前伺候的妻,各种责怪的脾气上身,耿耿于怀没有做到24小时陪护的妻~~~ !OWVOq8  
$de_>  
VOwt2&mZ  
生病期间,孩子学习受到影响,妻被老师多次找,医院与医院的一些手续办理,与大夫随时沟通病情,在夫日渐好转的状态下,夜里孩子电话中说想妈妈,妻回“你先睡觉,明天早上你醒了,就可以见到妈妈”,伺候到深夜十点十一点,夫上完最后一趟的厕所接着睡觉,妻走夜路回家睡,相隔并不是很远,就是为了孩子见一面~~~ @3wI(l[  
"BjQs<]%sF  
:Q 2\3  
夫回家休养,妻也日日伺候,却有种被嫌弃的感觉,哪儿哪儿都会说做得不好,丈母娘也在家里,看着两口子这氛围,跟着上火~~~ T~8` {^  
Q_QmyD~m  
W093r NF~  
初发病期间,我总是为病考虑,病好就一切安好,妻跟我说夫爱发脾气,我安抚大概病了一时接受不了,慢慢就好了~~~ $D5[12X  
L]B]~Tw  
wOE_2k  
如今,病有一天一天变好的迹象,是让人欣慰的事,两个人的感情却走到了围城的边缘地带。一个多月没洗澡的妻,泡在澡堂里,静静地想了很久,自己跟自己说“就这么凑合过吧”。 ju0]~,  
;d G.oUk=  
V\ch0i 1  
一个婚姻,好好的,一场病,跌到谷底。 St,IWOmq"  

//@_`.  
FW#Lf]FJ  
)<G>]IP<  
[此帖被丝唛花坊在2018-01-31 21:38重新编辑]
小丽丽啊 (男)
发帖
2
精华
0
金币
12
加入
2018-02-02
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2018-02-03 10:19:04
只要和对的人续写故事,那就是完美的。 7 UQD02  
/ 6gRoQ%j  
  大连男科医院哪家好 ::TUSz2/2  
5R"b1  
  大连男科医院 http://nk.9939.com/ apY m,_  
9D<^)ShY  
  大连男科 http://nk.9939.com/ i":-g"d  
飘雪 (女)
博士
八爪团级别
金牌会员
发帖
1452
精华
5
金币
633
加入
2008-10-02

八爪团勋章:

八爪团:旅游达人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8-03-04 09:48:40
谁能有丝唛的微信,发一个吧,有事情联系
发帖
1841
精华
1
金币
6541
加入
2009-03-15
只看该作者 6楼 发表于: 2018-03-04 11:16:05
  用心生活~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